phontom

Hey,这里魅影!半吊子的写手,长期懒得码字,文笔奇怪意义不明并且产出的大部分cp较为冷逆,慎关,但是欢迎同好来找我玩!
近期关键词:DW/SPN/OUAT/FATE

【金言】夏日祭


依然是意义不明的片段,夏日祭的老题材,本意只是想写两人逛夏日祭的温馨段子的结果不知道从哪来开始跑偏了……x

纠结了很久标题用「夏日祭」好还是「烟火」好,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写金言就老是在纠结标题

有一个小彩蛋!

警告:老套情节, OOC注意

— —



言峰绮礼不喜欢夏日祭。

拥挤的人群中充斥着欢声笑语,那种热闹的地方不适合,也不属于他。

但身为教会的管理者,筹备夏日祭的工作又和他脱不了关系。所以某次,当他放在桌上的策划书时无意间被吉尔伽美什看到后,英灵的脸上便瞬间浮现出了笑容。

他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但事态已经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绮礼,本王要去夏日祭。”

看吧,这就是所谓无法挽回的事态。

— —

吉尔伽美什对现代的娱乐节日总是十分在意,上一个圣诞他饶有兴致的砍了棵圣诞树搬回教会,并且在床头挂上了袜子。这次也是如此,明明只是给他准备了最普通的黑色浴衣,却不知道从哪里弄来那太过耀眼的金色外套和红色腰带,装扮的异常正式。


“偶尔体会下平民们的节日也是不错的选择,好,就让我借此机会享受休假的乐趣吧。”金发英灵大笑着,过高的分贝逐渐引起了路人的瞪视,旦自我中心的王显然不会在意这个— —明明一年四季都在休假,真是毫无自觉的家伙。

吉尔伽美时各个摊位前来回晃悠,一个个尝试着那些新颖的娱乐项目。言峰绮礼却停下了脚步,他本应该跟在英灵身后,防止他惹出麻烦的事态,但是他没有。

火红的灯光让习惯了教堂灰暗环境的他有些不适应,而耳边一刻不停的欢笑声又使他重新想起了讨厌夏日祭的理由。

幼时父亲曾带着他参加过夏日祭,会想起来已经是非常久远的事了,只是隐约记得那时面无表情的自己与周围嬉笑打闹的孩子们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也许就是在目睹了孩童脸上发自内心的笑容后便开始讨厌这个节日,讨厌与这个节日格格不入的自己,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还记得的事情是,为了不让父亲觉得奇怪,自己只能勉强的扯出一丝微笑,假装对那些陌生的娱乐项目充满兴趣。

于此刻的吉尔伽美什正好相反。

“喂,绮礼。”

肩膀突然被拍响,英灵不知是何时跑到了自己身后。

回过头去,男人却愣住了。

鲜红的苹果糖被摆在他的面前— —还是被咬过一口的那种。

“吉尔伽美什,你知道……”

言峰绮礼不喜欢甜食,在多年的同居生活后英灵不可能不知道这点。

“这可是本王赏给你的,绮礼!给我心怀感激的收下!”

话语被粗暴的打断,回过神来那颗被咬过的苹果糖已经被强行塞到了他的手中。

言峰绮礼皱起眉头来表达自己无声的抗议。但吉尔伽美什无视了他的不满,只是扯着他的胳膊向前走去。

— —

本以为吉尔伽美什已经凑够了热闹,可英灵引领他前往的地方却又不是教会,而是一片空旷无人的高地。

天空传来一阵巨响,他抬起头,看到了烟火。

他差点忘了这个固定的环节……言峰绮礼不常观赏烟火,也从没有目睹过夏日祭时的烟火。

儿时唯一一次的夏日祭,他没等到那场烟火表演开始便与父亲早早离去。

吉尔伽美什欣赏着夜空中绽放的花朵,言峰绮礼注视着英灵的侧脸。

他不觉得满天的烟火有多么美丽,却发现英灵的目光看上去比往日要柔和许多。

两人就站在那里,烟火的发出的响声没能打破这沉默,直到最后一朵花无声的消失,吉尔伽美什才开口道。

“怎么样,绮礼,这番光景令你觉得美丽吗。”

言峰绮礼没有作答。

吉尔伽美什显然也知道问题的答案,他也没有给对方回答的机会,紧接着便自顾自的俯下身大笑起来。

“也是,你欣赏的是与这完全相反的「美丽」啊!哈哈哈哈哈……”

但当吉尔伽美什重新抬起头时,却有些意外的发现了面前男人脸上的笑容。

“是完全相反的存在啊。”言峰绮礼笑着,凝视着英灵的眼睛,这便是他的回答。

— —

烟火的光芒几秒便会消失,在夜空中留不下任何痕迹。

可那又是为什么,英灵本该消失的荣光却持续了十年之久。

是啊,是与那片「美丽」完全相反的存在,却又是如此相似的存在……











— —

“绮礼,回去了。”吉尔伽美什督促着男人加快脚步,回过头向教会的方向走去。

言峰绮礼却放慢了脚步,他抬起手,发现那颗苹果糖还握在自己的手中。

因为是夏天,所以糖浆已经开始融化了,他看着手中的糖果,在短暂的犹豫过后,还是把他送到了嘴边。

没有品尝的意思,言峰绮礼象征性的,把嘴唇轻轻贴在了吉尔伽美什咬过的地方,像是在接吻一般。

好甜— —

尽管不愿,他还是尝到了糖果的味道。

有点太甜了。



评论(2)

热度(40)

  1. 绮礼神父phontom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