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ntom

Hey,这里魅影!半吊子的写手,长期懒得码字,文笔奇怪意义不明并且产出的大部分cp较为冷逆,慎关,但是欢迎同好来找我玩!
近期关键词:DW/SPN/OUAT/FATE

【金言】圣诞老人是真实存在的

注意:圣诞节相关,尝试一下奇怪的文风,言峰夫妇暗示(大概

闪闪和绮礼收养卡莲的设定,大概是第一次收到圣诞礼物的修女和两个恶劣的监护人,因为是小时候的修女所以我大概擅自理解了性格,OOC预警,说实话金言的成分大概只体现在了彩蛋里







女孩趴在窗前,她透过玻璃窗户观赏着纯白色的世界。

被彩灯点缀的圣诞树闪烁着星光,街道上传来人们的欢声笑语。而女孩的眼中也充斥着名为“兴奋”的感情。

严厉的养父同修女们外出工作了,今天她不会被关在教会里,朗诵单调的经文— —这是她记事以来的第一个圣诞节。

于是她跑出教堂,踏上雪地,尽情享受难得的假日。圣诞的前夜,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吉尔伽美什。”

沉浸在童话世界中的英灵被一声短促有力的呼喊拉回了现实。

“童话可不是你的风格。”言峰绮礼用略带复杂的神情看着吉尔伽美什手上的画册,“这本书……是从哪里弄来的?”

“大概是之前你整理仓库时落下的吧,本王正好闲来无事,便看看了。”吉尔伽美什随意翻动着泛黄的书本,咯咯笑起来。

“怎么,有兴趣吗,绮礼,难不成这是你小时候的读本?那可是古董啊,都有纳入朕宝库的资格了!”吉尔伽美什开着不着边的玩笑,看上去他心情不错。

而言峰绮礼并没有搭理的打算,今天是平安夜,教会总是需要筹备相关的节日活动的,没时间陪英灵胡闹。

虽然神父的回应在预料之中,但吉尔伽美什还是十分不满,他把那本没看完的童话书随手扔在了沙发上,有位伟人曾经说过— —王对一切事物都是三分钟热度。

“话说回来,那个修女怎么样了?”


— —


卡莲·奥尔黛西亚来到冬木教会已经三个月了。

无非是换了一位监护人。起床,晨祷,早餐,午餐,晚餐,晚安— —她的生活依然是一成不变。

那位年轻的神父偶尔会对着她露出奇怪的表情,像是在透过她追忆某人一般。可能他曾有过孩子吧,要不然怎么会收养自己呢?神父的孩子或许死了,或许还活着— —卡莲并不关心。

但那个金发的男子不太一样,有时候那人会用轻快的语调和她聊天,比起寡言的神父,好像好相处许多。但她不喜欢他,那双鲜红的眼睛仿佛能一眼看透人的内心似的。没人喜欢被这种眼神盯着,即使是最年幼的孩子……

“嘀嗒,嘀嗒。”

墙上的钟显示已经是午餐时间了,卡莲便结束了思索,起身走出屋子。


“我都不知道你对她有兴趣。”

“你对那个小鬼有兴趣不是吗,本王只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存在罢了。”

啊,小鬼什么的还真是失礼,应该不是在说自己,那么就当做没听见好了。

但两人显然注意到了自己的存在,神父留下一句“别做多余的事。”便沉默着离开了,留下王一个人笑着,用观赏玩物般的眼神打量着卡莲。

— —

女孩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她失去了方向。并不是迷路了,只是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街上有大大小小的孩子,无一例外被父母牵着双手,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为什么要笑呢?女孩突然无法理解那灿烂的笑脸了,有人陪伴,是那么幸福的事情吗?

她走到广场中央那巨大的圣诞树前,呆呆望着树顶那颗最闪亮的星星。

“圣诞老人是真实存在的吗?”

她自言自语着发问,如果圣诞老人真的存在的话,是否能够实现她的愿望呢?


“呵呵……”

身边传来了笑声,她吓了一跳,回过头去,高挑的棕发神父不知何时站到了她的面前,开口说道……

“圣诞老人是真实存在的哦。”

— —


“圣诞老人是真实存在的哦。”

最古的英雄王大笑着说。

“我可是英灵座见过他,虽然可能和你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莫名其妙的开始和自己讲童话书上的故事,莫名其妙的大笑,又停下说起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来……


卡莲根本搞不懂眼前英灵的想法。

但她知道他有一点是错误的。

“圣诞老人是不存在的。”



晚餐是麻婆豆腐,在卡莲来到教会的三个月中,她第无数次在餐桌上看到了这道料理。每次名为吉尔伽美什的男人看到餐盘中艳丽的红色,就会怒气冲冲的跑回房间,一边叫嚷着“本王自己点外卖。”一边猛的关上房门。

但这次他没有这么做,只是用眼神表示着自己对这道料理的厌恶,在桌子的一脚吃着正常的那份。

也许是因为今天是平安夜,而明天是圣诞节。

卡莲并没有吃到她期待的圣诞大餐,收拾碗碟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现任监护人是东方人这一残酷的事实。也就是说,他们根本不过圣诞节。

但教会还是装饰了圣诞树,为了明早给讨要礼物的孩子们带来好心情。

— —

“如果圣诞老人是真的的话,为什么我没有收到礼物?”女孩稚嫩的脸蛋上浮现出一丝悲伤,她银白色的长发被风吹的飘起,与雪染成了一体。

而棕发的神父只是笑了,圣诞树下只有他们两个人。

树顶的星星闪了闪光,变成一位金发的英灵。

“愚蠢,要说礼物的话,你不是早就收到了吗?”





“……”

言峰绮礼试图把书砸在英灵头上,被对方闪开了。

“……不要擅自改编童话的结局,吉尔伽美什。”

正在兴头上的王没有在意他过分失礼的举动,他笑眯眯的盯着绮礼,“你看过故事的结局了吗,绮礼。”

“如果你看完了,我就该把它放回储藏室了。”

“看来那不是你小时候的读物啊,本来以为找到好东西了。”吉尔伽美什的话锋一转,“你不觉得小姑娘需要奖励吗?你连时臣的女儿都送了礼物,对自己的女儿宽松点如何?”

神父的表情瞬间变得不愉快。

“我记得我们说好不提这个的。”

“如果你对她那么冷淡的话,为什么要捡回来?绮礼哟,放着不管不是更好吗?更符合你的个性。


言峰绮礼对吉尔伽美什的目的心知肚明,但他不打算继续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于是用沉默来代替一切。

然后他打开了手中的绘本,附页上写着一句话,不是印刷的字体,因为年代久远所以有些模糊了,但依稀可以辨认出是女人的字迹。

“给远坂凛准备礼物,只是尽到监护人必要的责任罢了。”

— —


女孩冲着圣诞树上的星星许下了愿望,她双手合十跪坐在那里,像是在对神祈祷般的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她在床头挂上了袜子,安静的入睡。风掺杂着雪花吹动屋瓦,铃铛挂件发出清脆的响声,圣诞老人大概的确听到了少女的愿望。

— —这便是童话的结局。




卡莲·奥尔黛西亚今早起晚了,错过了最佳晨祷时间。她昨晚熬夜了,但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

她迷迷糊糊的换上新衣服,却突然意识到床角边有些陌生的东西。卡莲熟悉每一张桌子摆放的位置,分辨的清橱柜中每一件修女服。

她确定她在今早之前没有见过它、红色的— —鼓鼓囊囊的圣诞袜。

卡莲愣在原地很久,才想起拆礼物的事情。里面装着十几册绘本,每本都是陈旧的,却没有积灰,最上面那本书上印着夺目的大字。

“圣诞老人是真实存在的。”















吉尔伽美什顶着黑眼圈坐在那里,烦躁的注视言峰绮礼把一件又一件礼物发给不知名的儿童。

王太无聊了,在这样无聊下去,他绝对会找到出格的事来做。

卡莲·奥尔黛西亚在此时冲进了教会,她可能无意中阻止了数百人死亡的惨案,也让言峰绮礼避免了一次麻烦的事后处理。

“怎么样。”吉尔伽美什的兴致勃勃的看着女孩手上的绘本,“本王告诉你了,圣诞老人是真实存在的。”

言峰绮礼闻言停下了手头的工作,他皱了皱眉,把袋子中的最后一份礼物递到女孩手中。

“吉尔伽美什,就算亚瑟王是名副其实的男装丽人,圣诞老人也不可能是女性。”

卡莲依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 —

言峰绮礼轻声从女孩的房间走出来,赌上前代行者的名号,他确信自己没有被察觉。

吉尔伽美什在客厅里等他,就坐在圣诞树旁边。

“事先说明,我没有准备给你的圣诞礼物。”男人冷着脸说出残酷的事实。吉尔伽美什轻哼,起身一把拉过男人的手。


言峰绮礼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吉尔伽美什是在吻他,也意识到这个吻真是有够长的,自己的下巴被挑起,腰被单手搂住,幸好的是对方没打算继续下去,不然明天早上……


言峰绮礼睁开眼睛,一眼便看到圣诞树上悬挂着的槲寄生,尽兴了的王自顾自的会房间睡觉了,他站在原地,困意也涌上来。

之前都不知道被黑泥塞满的身体也能知晓困意和伤痛,他迷迷糊糊的想。

明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圣诞树上的槲寄生取下来。

但今晚……就让它挂在那吧。


顺便一提,他很期待明早女孩收到礼物时,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