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ntom

Hey,这里魅影!半吊子的写手,长期懒得码字,文笔奇怪意义不明并且产出的大部分cp较为冷逆,慎关,但是欢迎同好来找我玩!
近期关键词:DW/SPN/OUAT/FATE

【Lubriel】二次永别

预警:无厘头脑洞,对话流?OOC警告

结尾有一个可有可无的段落


短打,我都已经记不起是那一季的产物了……大概是一个“如果平行宇宙的Gabriel没有死去”的脑洞,整理记事本的时候翻到的想了想决定发出来,写这篇的时候gabe还没复活我也完全想不到还会有另一次死亡,还没追最新一季等哪天我对spn不那么心累了再说x



— — — —



Lucifet早该想到的一点是,这个世界有没被关进笼子的Michael,自然也有活着好好的Gabriel。



“见到你真是令人意外,所以亲爱的Gabe— —你现在是Michael那边的了?”Lucifer笑了,观察起眼前“这个”的Gabriel,他用的是没见过的皮囊,甚至比自己的看上去高大一点(这令Lucifer微妙的不爽)。同时套上了破破烂烂的外套,似乎没比关在笼子里的自己好多少。


“当然不是!我一直是自己那边的。”


“我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过日子,当我的恶作剧之神— —即使现在没什么好捉弄的,却被Mic抓出来了,被迫留在这种鬼地方,你知道的,他就是个混球。”


Gabriel滔滔不绝的说着,Lucifer突然意识到眼前的Gabriel竟让他感到亲切,他的小弟弟依然是熟悉的那样,胆小怕事,没心没肺。而且还对着那个混球亲切的叫了Mic……一如既往的多愁善感。


“所以,你真的是另一个世界的Lucy?”


“当然,我和他的不像吗?”Lucifer晃动着酸痛的脖子,眯起眼睛问。


“这我可不好说,毕竟我们才认识五分钟。”Gabriel露出笑容,似乎在怀念什么似的,Lucifer好像也知道他在怀念什么,但那个笑容愚蠢透了。


“我觉得你们很像,我们的Lucy也是个不可一世的蠢货。”


“你和我们的Gabriel不太一样,他从不敢和我这么说话。”Lucifer撒了个谎。


“嘿不!你是说那儿的我是个死板无趣的天使?太糟糕了,别指望我相信这个。”


“停— —虽然我很想和你叙旧,Bro,但你看,我现在被关在这个笼子里,你是不是应该……我们可以出去后再聊老爸糟糕的小说,或是别的什么。”


“老爸写过小说?”


“那玩意糟糕透了,连厕所读物都算不上。”


不,等等,Lucifer回过神来,他现在正面临着要被永远丢在这破平行世界的危机,他没有闲情调侃这个。


“那么,你是来帮我逃出去吗,Bro?准备杀了Michael和他那群恶心的手下。”Lucifer无暇再顾及别的事,比如Gabriel出现的原因或来找自己的目的。他现在只想快点逃离这个破地方,去和Winchester算笔账,当个好Daddy回到自己儿子身边……去哪里都好,干什么都行,最好能在离开前暴打一顿把自己关着的Michael。


但Gabriel难得一见的沉默了,理由显然易见。

该死的,Lucifer气愤握紧拳头,生锈的铁栏杆被敲打着,本来就残破不堪的皮囊上又增加了伤口。


“嘿,别气馁— —这可不像你,Lucy,我是来帮你的,虽然不能打败Mic逃跑……”


“……但也许我可以试着在他们的咒语上动点手脚,比如说设定成只允许一个人通过,之类的。”天哪,Gabriel想着,他正在帮Lucifer逃脱,要是被Michael知道了。


“只要你把握好机会,Lucy”



— —

四周安静了很久,Lucifer再度抬起头时,听见了Gabriel的声音。


“我该走了,Lucy,祝你好运。”


他的Gabe这么和他道别,他知道他要去实施那糟糕透顶的计划了,却没有阻止的打算,他能怎么办,是永恒的困在这个噩梦般的笼子里,还是相信他最不靠谱的小弟弟?

他没有选择的机会。


可面前的天使没有马上离去,Gabriel站在原地,犹豫着想要开口道别。

“也许你那个宇宙的我或许还能和你再见上一面?”这个宇宙的Gabriel拥有一副褐色头发的皮囊,他矗立在哪儿,一瞬间显得比撒旦还要高大,不同于被深深刻印在Lucifer荣光中,他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Gabriel时,对方所拥有的金发、矮小的皮囊。


你死了,我亲爱的Gabe,被我杀死的。他在心中念想着。


在漫长的沉默后,Gabriel眨了眨眼,他小声嘟囔着:“你又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老哥。”


放走Lucifer,惹怒天使长会有什么后果?他一向很怕Michael,现在也是如此,害怕的想逃。

仔细想想,他漫长生涯中的大部分时光也都用在了逃跑上,逃离天堂,逃离职责,逃离自己的兄弟……他从未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直到亲眼目睹Lucifer的死亡。

Gabriel在远处看着笼子中陌生而又熟悉的天使,他的兄弟因为受到虐待而发出悲鸣,他们世界的Lucifer不是这样的,他的Lucy永远挂着不可一世的笑容,似乎没有什么能打倒他,就算是被Michael的大天使之刃永久夺取荣光时,撒旦也只是笑着……


“你应该再陪我聊一会,Lucy,作为报酬我可以奖励你糖果。”他在心中这么说,就像你曾经对我做的一样。


他不再在乎问题的答案了。


— — — —


裂缝打开了。


Lucifer挣脱Michael的手下跃入裂缝之前,看到了远处Gabriel的脸。


“再见,Lucy,下次可别把自己弄的那么狼狈了。”


天使电台内传来了笑声,Lucifer听见了,Michael肯定也听见了。


他的小弟弟还是那样的愚蠢,多愁伤感,而且愚蠢,Gabriel从来都学不会把Lucifer遗忘的,Michael舍弃的感情丢在一边。


而撒旦从不擅长说教,也痛恨告别。


这是他第二次和自己的兄弟说永别。























很久很久以前,在Lucifer离开天堂时,年幼的大天使瞪着他布满泪水的双眼,挥动着柔弱的翅膀开口发问:“我们还会再见面吗,Lucy?”


主的天使留下了最终的疑问。


对此,Lucifer只有一个答复。


“永不。”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