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ntom

Hey,这里魅影!半吊子的写手,长期懒得码字,文笔奇怪意义不明并且产出的大部分cp较为冷逆,慎关,但是欢迎同好来找我玩!
近期关键词:DW/SPN/OUAT/FATE

【冬叉】三次Winter想吻Rumlow都被打断,一次他成功了

第一次是九头蛇的时候

Rumlow正被某个刚出完任务回来,浑身都是血的资产堵在墙角。

“你在干嘛……”Rumlow皱眉看着Winter,他扫视了一下对方,开口,“任务结束了?”

他看到对方微微点头。

“你受伤了?”对方满身的血迹,虽然明知道这次的目标按理来说伤不了面前这位Winter Soldier,但Rumlow还是问了,毕竟他得尽到身为资产管理员的责任不是吗?

Winter摇了摇头,“目标的”他隔着面具,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回答Rumlow。

不出意料,Rumlow想。

然后他开口,“所以,你现在能放开我了?”

这种姿势出乎意料的变扭,Rumlow强忍着一拳打在他脸上让他离自己远点的冲动,呼了口气,“心平气和”地说。

“……”

Winter这次没有说话,只是稍稍前倾身子,把脸凑近Rumlow。

“嘿,小鬼,你到底想干嘛?”

Rumlow把手狠狠按在Winter脸上,一把推开他。

Rumlow喜欢叫Winter小鬼,或者兔崽子这样的称呼,虽然Winter比他大了快有一倍,但他就是喜欢这么叫。

然后他就看到某个小鬼用一脸不满的眼神看着他。

What fuck?Rumlow在心底怒吼,我他妈又哪里招惹你了?不满的明明该是我好吗!

“你该回去了”Rumlow绕过还站在原地不动的Winter,“该报道了”

Winter是该回去了,他的任务已经结束了,那就意味着他又要回到那该死的冰库里,等待下一次任务。

“……”Winter却依然站在原地不动,他的目光直视着Rumlow,似乎在表达什么。

看着半天没有动静的资产,Rumlow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半响再次开口,“This is an order”

这是命令。

然后他如愿以偿的看到了Winter挪动了自己的脚步。

他目送Winter离开的身影,然后转身靠着了刚才那堵墙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烟,点上火开始品味。

一会后他就看不到Winter的身影了。

大概是被烟雾遮住了吧。

Rumlow这样想。

——————————————————————————

第二次是在洞察任务时

Winter任务失败了。

也不奇怪,毕竟对象是美国队长。

整个特战队都可以说是任务失败了。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Pierce还要再次给Winter洗脑。

妈的。

Rumlow烦躁得挠着头发。

他站在实验室的外面等待Winter的到来。

不出几分钟他就等到了。

“……”Winter没有直接走进去,而是走到Rumlow面前,用双手撑在Rumlow脸的两旁,凑近Rumlow。

可当他们的嘴唇快要碰到一起的时候,Rumlow却侧过头。

“现在可不是合适的时机”

他了解Winter,现在这样做了,他可就停不下来了,他马上要接受洗脑,何况Pierce还在墙后面的实验室里待着呢,他可不想在这里和Winter来一发。

Winter又用那种眼神看他了。

那种“puppy eyes”。

“No”可Rumlow的态度坚决。

Winter眨了下眼睛。

“Fine……”Rumlow在心中骂自己的抵抗力如此之弱,接着他在Winter再次凑上来吻他之前赶紧开口,“任务结束后,我再补偿你”

他笑看着Winter一脸不满的表情,拍了两下他的脸。

“现在真不行”

可下一秒他就看着Winter躺上了那冰冷的椅子。

听着Pierce那声冷酷的:“给他洗脑”

亲眼看着Winter在被那该死的机器折磨。

然后“冷漠”的离去。

离去时Rumlow最后望了一眼Winter。

好吧,他现在有点后悔刚才没让他吻自己了。

不过就算自己允许了又怎样呢?

他马上就会忘了不是吗?

Rumlow咬紧了嘴唇,握紧了手上的枪。

他马上就会忘了不是吗?

——————————————————————————

第三次是在复仇者大厦。

在Rumlow加入神盾以后。

有人问过Rumlow为什么要加入神盾局,当然那人提问时是带着敌对和防备的目光的。

Rumlow说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终于看开了选择弃暗投明啊,什么过腻了逃亡的日子想找个有点归宿感的地方这种扯蛋的理由。

但那人没相信他。

好吧,Rumlow只好告诉了他真正的理由。

“为了Winter”

然后那人在思考了几天以后同意了。

不用猜了,那人就是美国队长。

好了,回到正题。

第三次Winter把Rumlow堵在墙角是在大厦平常的一天。

“又来?”Rumlow有点哭笑不得,这可是第三次了。

“你还下得了嘴啊?”Rumlow意思意思用手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伤疤,苦笑。

“我不在意的……”Winter犹豫了一下这样回答道。

他恢复记忆了,他不再是Winter Soldier了,可他也变不回Bucky Banner了。

他现在是“Winter”。

只属于Rumlow的Winter。

“那就来吧”Rumlow挑眉示意Winter。

“Brock……”Winter叫着Rumlow的名字俯下身准备吻上去。

可门突然开了。

Winter立刻转身做出防备的动作,这似乎是一种已经无法改变的习惯了。

Rumlow侧头绕过Winter的身子向门口看去,发现Steve正站在门口。

“Hey,Bucky”Steve走进们向他的好友打了个招呼。

下一秒他就注意到了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

“下午好,Rumlow”他加重了读音,显然对这位“叛徒”还存在着敌意。

“下午好,Captain”Rumlow向后一倒靠在墙上,眯着眼睛看着Steve,嘴角扯出一个不太友好的笑容。

气氛一时有些微妙。

“Steve”Winter显然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主动开口,“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对”Steve这次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主要目的,“Tony让我来的,说你的情况有点不稳定”Steve这样说完又看了Rumlow一眼,“你没事吧,Bucky?”

“靠”Rumlow听到Tony的名字时就想明白了,他脸色暗了暗,忍不住直接骂出声来。

然后他注意到另一半两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他身上来。

“你们聊”Rumlow抓了下头发有些气节,却又不好发火,只能径直走向房门推开门准备离去。

领走前他回头看了一眼,他不出意外看到了Winter嘴角的笑容(那家伙可很少对自己笑,恢复记忆后也是)和Steve看着“Bucky”那关切的目光。

Winter不是只属于他的。

Rumlow想。

从来都不是只属于他的。

他合上房门,转身就想回到自己的房间(那个装满监视器的房间和监狱几乎没什么区别)。

然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的思绪刚飘到了监视器上)。

他停下了脚步。

接着冲着天花板上那个和自己卧室里(也和,刚才所在的房间里)一模一样的监视器竖了个中指。

“去你妈的Tony Stark”他骂道。

而身在实验室看着监视器了Rumlow那吃了屎一样的表情,Tony·真·罪魁祸首·Stark直接笑趴在了桌子上。

——————————————————————————

第四次

“Rumlow!!!!”Winter露出一副愤怒的表情。

“……”Rumlow则是一边在心里怒吼着这混蛋又发什么神经了一边拍拍眼前人的脸颊问,“怎么了?”

“我要吻你”小混蛋带着那种一般只会出现在美国队长脸上的那种“正直坚定”的目光说道,这样的表情让Rumlow很想给他的脸一拳。

“……”Winter向Rumlow凑了过去。

“嘿”Rumlow用手抵住了Winter那自从来到神盾后不知道肥了多少的脸。

Winter显然感到了不满,发出一个哼哼的鼻音扒开Rumlow的手就要吻上去。

当Rumlow无奈的放弃了“抵抗”干脆准备顺着这个小混蛋的时候Winter口袋里的通讯器很不值钱的响了起来——这证明该死的神盾又有工作找他们了。

Winter看起来有点恼怒,他才口袋里掏出了通讯器。

Rumlow正庆幸着这次又能逃过一劫,为什么用又?哦,Rumlow数过了,这大概是第四次Winter想上他时被打断了(他都不知道自己应该为此感到遗憾还是庆幸)。

可他没有想到Winter既然在看了几眼任务信息后直接把通讯器丢在了一篇,一副根本不打算去执行任务的样子。

“操”Rumlow看到地上摔坏的通讯器骂道,这可是这个月第十一个了,见鬼了都说了应该把通讯器给自己的,神盾那群家伙果然还是不信任自己(虽然这也理所当然)。

Winter看着显然在神游的Rumlow皱眉。

“Rumlow”

“嗯?”来自听到呼唤才意思到自己还压着个人,不,超级士兵的Rumlow。

“去他的任务”Winter说,“我要干你,就现在”

接着他就被Winter狠狠吻住,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按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What the……唔”

——————————————————————————

半个多小时后,特战队的队员们看着他们衣冠不整的队长和一脸“我吃饱了”表情的前·武器时互相和自己的队友们互相打了个暗示,似乎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发生了什么。

只有一旁的Steve还在一脸严肃的问Rumlow为什么来的那么晚。

“这是私人问题,Cap”Rumlow揉着自己的老腰回答他。

——END

评论(8)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