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ntom

Hey,这里魅影!半吊子的写手,长期懒得码字,文笔奇怪意义不明并且产出的大部分cp较为冷逆,慎关,但是欢迎同好来找我玩!
近期关键词:DW/SPN/OUAT/FATE

【HPSS】墓地

群里这个月的主题是墓地,一时起兴就写了HPSS,大概是战后的一点小故事吧,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ooc……咳xxx

坟墓的位置环境参考了百度,因为实在不记得啥样了,不知道有没有错误xxx欢迎捉鱼?

又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 

在位于英国西南部的戈德里克山谷的一个小村庄冷,就算是习惯了这种天气的英国人民,没多少愿意在这种天气出门。 

黑发男人独自一人站在村庄的门口,令人惊讶的是,没有打伞的他却淋不到哪怕一滴雨水。 

男人有些缓慢得行走着,当到达村子中心广场时,他停下了。他安静的望着那座纪念墓碑变成三个人的雕像: 一位头发蓬乱的男人,一位容貌美丽善良的女人以及她手中的婴儿。 

男子凝视着雕像,黑色眼睛射出的目光一瞬间变得柔和了些。 

但他似乎没有打算做长久的停留––他的目的地可不是这。 

绕过教堂, 推开窄门,他踏上浅蓝色的银毯。 

刻满古老巫师家族姓氏的墓碑没有让他停下,像是有目的性的,当然是有目的性的––他绕过琳琅的墓碑,径直向一处走去。 

“The last enemy that shall be destoryed is death.” 

当话语映入他的眼帘,他才真正停下脚步。 

他俯下身,把隐藏在黑色长袍下的手伸了出来,一双大眼睛中充满了悲伤。 

他似乎是下了极大的勇气一般,把手搭上了一座墓碑。 

不是那座刻着“最后一个要消灭的敌人是死亡”的坟墓,而是旁边那一座除了名字和死亡日期外什么都没有雕刻的坟墓。 

“ Severus Snape 
    1960-1998” 

“下午好,教授,今天的天气可真糟糕不是吗?”男人有些艰难的扯出一个微笑,“我来看你了” 

—————————————————————————— 

战争结束了,所有战争带来的创伤似乎都在不知不觉中痊愈。霍格沃茨又重新招生了,魔法部又换上了新的部长,失去亲人的人们也在慢慢走出伤痛。 

但这场战争却永远的带走了一个男孩,那个有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一双绿色眼睛的男孩。 

不不不,Harry·Potter可没有死,他可是大难不死的男孩啊!怎么会如此轻易死去? 

战争带走的,并不是Harry·Potter本人,战争带走的,只不过是那个曾经笑得一脸天真的绿瞳男孩而已。 

—————————————————————————— 

战争结束后的Harry·Potter仿佛变成了Severus Snape 

也许你会不屑的一笑,“伟大的救世主变成了邪恶的食死徒?别开玩笑了” 

但事实就是这样,战争结束后的救世主先生,完全变了一个人,他不再像个“愚蠢自大”的格兰芬多,他不再露出那般灿烂的笑容,他不再……像他自己。 

他爱上了穿黑色的长袍,他爱上了熬制他曾经一度厌恶的魔药,就来那双曾经明亮的绿色眼睛,也不知道被主人自己用了麻瓜的物品“美瞳”还是其他的方法变成了黑色。 

他甚至有时会不自觉的对人恶语相见——虽然他每次这样做以后,都会立即向对方道歉。 

他活成了Severus Snape。 

“Harry!你不能这样下去了!”格兰芬多的万事通小姐曾不知道多少次对着Harry吼道,“你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那个人已经……离开了!无论怎样都不会回来了!你觉得他会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吗?” 

“Hermione……”不再年轻的救世主先生露出一丝苦笑,“就像你说的那样,他死了,不会希望什么了” 

Harry知道眼前的好友还想再说些什么,但他只是摆摆手,示意她不用多说,“我累了,你先走吧”说着,转身便离去。 

而Harry的另一位好友,Ron Weasley则是怒吼着,狠狠给了Harry一拳,“我要把你打到清醒!Harry!” 

Harry却只是站在那里,任凭好友发泄,黑色的眼睛中毫无波澜,表情平静的宛如一具尸体。 

无论谁来劝导,Harry都没有做出任何改变,只是穿着一身黑袍,接下了霍格沃茨的魔药课教授的职位。 

Harry Potter似乎真的活成了Severus Snape。 

—————————————————————————— 

都说时间能冲淡一切,但是又要多久,才能冲淡一个人对于一个人的思念? 

就当几乎所有人都习惯了“Severus Snape”版本的救世主时。 

Harry·Potter,他们熟悉的那个Harry·Potter,突然一下子,又回来了。 

—————————————————————————— 

Harry跪坐在Snape的坟前,深吸了一口气,半响才继续开口,“教授,你已经离开很久了” 

“知道吗,要扮成你可真难”黑发男子的语气里满是苦涩,“Hermione是对的,哦,她一直是对的。” 

“你不会希望我像这样活下去的,你当然不会希望。” 

“格兰芬多扣五十分,为波特先生自大的以为能扮演成他的魔药教授” 

“你一定会这么说的”Harry轻笑了一下,露出一个这几年来几乎从未有过的,放松的笑容,“我花了这么多年才明白这个道理——教授,你已经走了,无聊怎样都不会回来了。” 

“格兰芬多再扣十分,为波特先生的愚蠢和无知,连三岁小孩都懂得的道理,我丝毫不意外你那巨怪般的脑子既然花了那么久才想明白” 

“你说的对,教授,我依然是个格兰芬多,似乎无论经历了什么都不会改变这一点”Harry嘟囔着说出这句话,可能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神情是多么温柔。 

Harry继续说着,好像要把他这些年经历的所有事情都说给这座坟墓听一样。 

“食死徒大部分都被抓捕归案了,这些年来傲罗们没少忙活……” 

“霍格沃茨没什么变化,我现在是魔药课教授了,我有点呢体会到教授你当时的心情了,对付这样一群小鬼真的不是一般的麻烦……” 

“Ron和Hermione结婚了,Draco也娶了妻子,我也要结婚了,和Ginny……”话说到这,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咬紧了嘴馋,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啪嗒”一滴泪滴在了墓碑上面,接着第二滴,第三滴也继续落下,Harry·Potter,备受万人瞩目的救世主,跪坐在这片墓地上,在他的父母和曾经魔药教授——那个他恨过,也爱过的人面前,哭的像个孩子。 

—————————————————————————— 
在这之后,那个所有人熟知的,喜爱的Harry·Potter,那个阳光的格兰芬多男孩,又回来了。他的眼睛又重新变回了绿色,他再也不会穿那身纯黑的长袍,他变回了他自己,或者说他根本从未变过。 

他辞去了魔药课教授的工作,成为了一名傲罗,就像他多年前希望的那样。 

当又不知多少年过去了,当Harry的孩子都到了进入霍格沃茨学习的年龄,Harry当年做过的“蠢事”也再也没有人提起过。 

也许时间,真的能冲淡一切。 

或者也许,时间冲淡的,仅仅只是天真,愚昧和无知。 

也许时间,永远冲不走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的思念。 

·End

评论(1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