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ntom

Hey,这里魅影!半吊子的写手,长期懒得码字,文笔奇怪意义不明并且产出的大部分cp较为冷逆,慎关,但是欢迎同好来找我玩!
近期关键词:DW/SPN/OUAT/FATE

【冬叉】无题

对于叉叔炸了这件事很愤怒,于是结果就是这篇垃圾短文。很短,我也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文笔一夜回到解放前。

—————————————————————————————

Winter从Steve那儿听说Rumlow死去的时候,一瞬间,多种情绪蹿上了他的心头,愤怒,悲伤,惋惜,绝望?他好久没有感受过那么多情感混在一起的滋味,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所以他面无表情,像是听到什么与自己无关的小事。 

他是恢复了记忆没错,但他已经不完全是“Bucky”了,他依然保留着冬兵的一部分。 

“自爆?你说真的?”Winter不解,记忆中的Rumlow不是那种会选择这样方式死去的人,他知道对方有自己的骄傲,也知道他不是忠心耿耿为九头蛇卖命的士兵。如果不是自己了解眼前的老友,他还可能以为Steve是在说谎。 

好吧好吧,他当然知道,Steve没有任何说谎的理由,但他心中依然存着一丝奢望——万一他没有死呢?会不会这只是个假死计划?这不是Rumlow第一次这么做了。 

答案是否定的,他不想承认。 

Winter感觉有些恍惚,他瞟了一眼自己空荡的手臂,那只陪伴了他许久的铁手臂已经不在了。 

他的记忆还有些错乱,但印象中,一直有个黑发男人,总是会在自己任务结束时帮自己清洁手臂,那是后勤的任务,那人完全没必要那么做,但是他就是做了。 

他记得他会在自己受伤时狠狠辱骂自己,骂完后却又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给自己处理伤口;他记得那人独有的口语;他记得那人张狂的笑容。 

他甚至还记得些关于那人的细节,他记得他身上浓厚的烟草味,混着血腥味,也许还带着点啤酒和姑娘身上的香水味——他很惊讶自己还记得这些。 

他记得每次洗脑结束后,望向玻璃窗外,总能看见那人模糊的身影。 

Winter总觉得记忆变得通畅了许多,他想起了越来越多在九头蛇的生活,他想起一次又一次洗脑的痛苦,他想起了他杀过的每个人,他为自己的行为而内疚,自责。 

他也想起了他,是那个人出现在了他最痛苦的时光了,给了自己一点渺然的希望,也给了自己家的感觉。 

他记得他,Brock Rumlow,AKA交叉骨。 

Winter突然感觉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了。 

真奇怪,Winter想,他几次以为自己已经忘却如何哭泣——九头蛇的资产不被允许哭泣。 

Winter认为自己现在应该擦去眼泪,就像在九头蛇时一样,他也不想让Steve担心。 

但是他没有,他想他现在拥有哭泣的资格了。毕竟,现在他已经不在九头蛇了不是吗? 

所以他任凭眼泪落下,把自己的脑袋深深迈进仅剩的胳膊里,迎着Steve惊愕的目光,大声哽咽起来。 

—————————————————————————— 

直到Winter躺进冷冻箱,他都没想明白为什么Rumlow要选择抛下自己自杀,但他不知道的是,在Rumlow眼里,他的“Winter”已经永远死了,剩下的就只是美国队长的“Bucky”。 

那句“真该走了”,是对队长说的,也是Rumlow对自己说的。 

只不过前者走了,他找回了他最好的朋友Bucky,而后者,也走了,却永远消失在了那场大爆炸中。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