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ntom

Hey,这里魅影!半吊子的写手,长期懒得码字,文笔奇怪意义不明并且产出的大部分cp较为冷逆,慎关,但是欢迎同好来找我玩!
近期关键词:DW/SPN/OUAT/FATE

【冬叉】那道墙下的故事 

之前参加合刊的文,终于想到要发上来。

警告:每篇文都想打上的ooc预警
         以及严重的叉骨身世私设
         有点乱七八糟的剧情和狗血的情节???

        “呼——”Rumlow呼出长长一口热气。天气冷的让人可以完全看清那道热气。 

       “妈的”Rumlow挠了挠头发骂道,该死的天气,他想。 

       该死的任务。 

       该死的大雪。 

       该死的俄罗斯。 

      他连骂了好几个该死,想着反正现在这种鬼地方也只有他一个人……不,他和Winter两个人在。 

         Rumlow看了眼自己左手边的Winter,武器正在安静的擦着枪管,沉默着,让人很容易忽略他的存在。 

        “想什么呢?”Rumlow凑过去问他,理所当然,没有得到回答。 

         习惯了对方的寡言的Rumlow也只是耸耸肩,干脆就坐着了Winter身边。他俩现在处于伊尔库茨克某个不知名的森林里,四周全部被雪覆盖,除了天气太过严寒外,倒也是个不错的隐蔽地点。 

         天上还在飘着小雪,一粒粒雪落在Rumlow头上,把他的头发弄成了白色。 

        “呼——”Rumlow又长呼了口气,他的身体向后靠在一座墙上。 

        墙?哦,那其实只是某个破烂到已经倒塌的小屋剩下的最后一面墙而已。 

       “多亏了这道墙,哈。”他用手肘捅了下Winter,“不然我们大概已经敌人用机关枪射成马蜂窝了。” 

        却只是换来Winter一个说不上是什么意思但Rumlow觉得是明显是鄙视的眼神。 

        “嘣——嘣——”Rumlow可能是太无聊了,九头蛇来接他们的飞机不知道还有多久才到,他干脆有手指敲着墙打起来节拍。 

        他很想站起来走走活动一下被冻僵的身体,可鬼知道附近还有没有敌人的士兵,自己和Winter杀了他们的首领,他们应该很愤怒。 

        Rumlow缩紧了身子好让自己暖和一点,接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大概是一些不好的回忆。 

        他挠了挠头发,从怀里掏出一根烟,放进嘴里咬着,却暂时没有抽它的打算。 

        又看了一眼抱着枪无所事事的Winter。 

        “反正无聊,想听我说个故事吗?”他不怎么抱希望地问,却出乎意料的看到Winter转过身来,对着自己点了下头。 

        “有一个很小的男孩。” 

       “他是孤儿,刚满八岁就被父母抛弃。” 

       “他生活在贫民窟。” 

       “在那里,想要活下去,男孩就得不择手段。”

       “他学会了用枪,他学会了杀人,他学会了一切在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应该会的东西。” 

       “但奇怪的是他还以此为荣。” 

        Rumlow开始想抽那只烟了,他掏了掏口袋,却发现最后一只打火机也没了油,只好无奈的放弃了抽烟的打算。 

       他看向Winter,武器只是坐着那里,依然是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自己说故事。 

        但Rumlow似乎并不在意有没有听众,他继续讲了下去。 

       “男孩靠抢劫和偷窃为生,在贫民窟,许多人都这样,没人会在意这是违法的,因为根本没有警察管这个肮脏的地方。” 

       “男孩在抢劫的过程中也受过很多伤,有一次他的腹部被捅了一刀,有个好心的医生救了他,不过却留下来一到很长的疤痕。” 

       “没关系,反正男孩身上也远远不止这一个疤痕。” 

       “男孩一直这样,一个人活到了15岁。” 

      “刚才忘了说了,男孩住在一个小巷子里,他靠着墙搭了一个小帐篷,他管那叫家。” 

       Rumlow望着天空,似乎在寻找九头蛇飞机的迹象。 

      “尽管那个家里只有男孩一个人。” 

      “帐篷做的'家'真的很冷,尤其是冬天,每当冬天,下雪的时候,男孩就会把自己缩成一团,紧紧靠着墙壁。” 

       Rumlow终于翻找出了一根火柴,他小心翼翼的点燃烟,满足的抽起来。 

       “就像我现在这样。” 

       “后来,男孩他遇到了一个陌生人,陌生人承诺如果男孩跟着他,他就再也不用担心吃不饱穿不暖的问题了。” 

       “男孩选择了跟随陌生人,陌生人也做到了他的承诺。” 

        “陌生人是个好人……”Winter的声音传到耳边。 

          “不,陌生人不是。”Rumlow惊讶于Winter既然有认真听自己的故事。 

         “后来男孩来到了陌生人的组织里,他认识了一个人,他和那个人很亲密,他们两的关系,怎么说呢……就像是武器和管理员。” 

         “就像我们?” 

         “对,就像我们,他们一起出任务,一起去酒吧找乐子……或者说只有男孩去找乐子。” 
  
         “后来呢,男孩怎么样了?”Winter好像这个故事很感兴趣。 

         “再后来……”Rumlow突然停下,他听到了螺旋桨的声音,他知道九头蛇的飞机来了。 

         “有机会,下次告诉你。”他这样对Winter说。 

         可他再也没有机会和Winter讲完这个故事了。 

          那次的任务结束不久他就Pierce派到了神盾执行卧底任务。 

          后来……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再后来,那是很久很久以后了。 

          Winter去了一趟伊尔库茨克,他在那个森林里找到了那道墙,他现在知道故事里的男孩是谁了。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Rumlow要给自己讲这个故事,但那是他第一次对Rumlow的过去有所了解。 

         Winter盯着那道墙,久久不语,他走到墙边,坐在了上次他坐的位置上。 

         他有种错觉,好像Rumlow就坐着这面墙的后面,离自己一点也不远,只隔了一道墙。 

         可这道墙隔开了许多东西。 

         隔开了过去和未来。 

         隔开了神盾和九头蛇。 

         隔开了Winter和Rumlow。 

        上次他坐着这面墙旁边的时候,他身边有Rumlow。 

        可这次他坐着这面墙旁边的时候,他身边一个人也没,就算在他的错觉里,Rumlow,也坐着了这面墙的背面。 

      “你还没有告诉我那男孩最后怎样了。”他紧紧靠着墙,自言自语。 

      “你还没有告诉我故事的结局。” 

        其实,故事的结局很简单,故事中的男孩最后爱上了那个人,可是他从来没机会告诉他这点。 

       他认为反正那人会忘记,更何况就算自己说了,想必也不会得到回应。 

       所以他从来不说,没人知道他有多后悔。 

       因为直到最后,他都没有把那一句“我爱你”说出口,就像那个故事一样,Rumlow再也没机会对Winter说完了。 

——END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