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ntom

Hey,这里魅影!半吊子的写手,长期懒得码字,文笔奇怪意义不明并且产出的大部分cp较为冷逆,慎关,但是欢迎同好来找我玩!
近期关键词:DW/SPN/OUAT/FATE

【冬叉】关于淋雨的那些小事

既然上四千了不可思议……文风越来越奇怪orz以及……一如既往的觉得ooc的我……

Rumlow不喜欢淋雨。

很少有人知道这点,毕竟算不上什么大事。

直到某次任务。

那次任务,似乎是个巧合,在特攻队的各位刚刚处理完这次的目标后,天上便开始飘雨。

然后。

在其他特攻队队员们准备借着这难得的雨水冲洗一下身上的血迹时,我们的特攻队队长——Brock·Rumlow,从他的包里,掏出了一把雨伞。

……

没错,雨伞。

接着。

他在整个队伍惊讶的目光下,撑起了雨伞。

oh,god,那TMD还是一把花雨伞?

以上是特战队成员们的心里反应。

哦,忘了说,有这样心里反应的人不包括Rollins和某位资产。

Rollins好歹也是跟随了Rumlow十几年的人,他的队长讨厌淋雨这点怎么可能不清楚?哦,他才不会承认当初看到那把花伞时整整愣了一分钟的人是他。

至于某位资产?他……你们懂得,完全没有意识到这诡异在哪里。

“怎么了?”就在特攻队其他队友目瞪口呆的时候,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他们亲爱的队长先生,一脸“无辜”的问道,“你们不看天气日报吗?昨天报道要下雨”

哦,好极了,现在特攻队的几位在知道了他们的队长喜欢用花雨伞以后,又知道了他会每天收看天气日报……

“你们怎么还愣在这里”Rumlow叫醒了还呆在原地的队员们。

“我们要赶紧回分部休息一下,还有下个目标”Rumlow思考了一下,“对了,分部离这里不远,我们可以从这里跑回去,就当是今天量的训练”他打了个响指。

所以,队长,你就打算撑着这个花雨伞一路跑过去?

这是队员们共同的疑问,不过没人敢问出来。

开玩笑,问出来虽然不会被一枪崩掉,但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

“跑起来,士兵们,再不行动,今天的训练任务可要翻倍。”

Rumlow看了看依然没有动静的队员们,再次开口。

“是,队长!”

好吧,虽然刚才的事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不过,还是任务和队长的命令为先,不是吗?

——————————————————————————

“喔噢,你怎么还在?”等到所以队员都向前跑去,准备跟在他们后面防止有人偷懒的Rumlow却意外的发现自己身后似乎还有一个落下的人。

“Winter,你也要跑”他挑挑眉,看着身后的资产,说道。

“……”资产沉默了一下,他走进Rumlow,没有说话,只是伸出了手。

“well,这是什么意思?”

“给我”

“?”Rumlow有些不解,“你又发什么神经?”他的神经突然绷紧,思考着这位不安定的资产是不是又出了什么问题。

“伞,给我”

“……”Rumlow愣了一下,刚想回答他这个不能给你就听到资产继续开口。

“我帮你打”

“嗯?”Rumlow嘴角一抽,他没想明白对方到底想干啥,但他刚抬起头,就看到对方的眼神。

坚定,还有对方一如既往的固执。

莫名其妙……Rumlow这样想,但对方看起来像自己不给他伞就不会罢休。

他只好无奈的把伞递给对方。然后用极其变扭的姿势在Winter手上的伞下一直跑到了分部。

至于途中被其他队员无意间看见以至于他们全员在心中大喊“我需要冬日战士的洗脑机!现在就要! ”这就是后话了。

——————————————————————————

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资产都一直一直在帮他的管理员撑伞,不厌其烦的。

Rumlow一开始本以为Winter在经过洗脑之后就会忘掉这件事。

他的确忘了。

但在忘记以后,再次看到Rumlow撑伞时,他又会跑上前去,伸出手向Rumlow索要雨伞。

几次下来,Rumlow也就习惯了,任由资产帮自己撑伞。

特攻队的队员对此也变得习以为常,后来已经发展成每次一到下雨天,看到队长掏出伞的时候,就会一群人抢过伞递给资产,然后在一旁起哄。

当然,他们过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下次他们依然会这么做,毕竟这算是在危险而又枯燥的任务中唯一一个令人心情愉快的事了。

——————————————————————————

后来的后来,在洞察计划失败后,在Rumlow毁容之后,在资产在博物馆外发现而被美国队长带回复仇者大厦后。

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没有再见过面。

那段时间里,理所当然,天,依然会下雨。

但,

特攻队的队员们在那段时间里,再也没有见过他们的队长打伞。

依然是某次任务结束后,雨中,队长的身影显得有些落寞。

那把花雨伞,也被收了起来,放到了某个秘密基地的墙角,不知不觉,上面积了,许多许多的灰尘,那把伞,在渐渐的,被遗忘。

——————————————————————————

再后来。

不知道过来多久。

Rumlow在一次任务中失手被抓了,被送到了复仇者大厦里,24小时的生活,都被监控着。

他在大厦里,重新见到了Winter。

哦,或许现在该叫Bucky Barnes了?或者……Bucky?

Rumlow冷笑着看着曾经的资产,曾经的资产也看着他。

——————————————————————————

在这之后,大厦一直不怎么安分,Rumlow总是计划着逃跑,这惹的大厦的成员们在原本繁忙的工作下还要再增加工作量。

曾经的资产对曾经的管理员这样的行为感到恼怒,他不知道做了什么,改变了Rumlow经常逃跑的习惯。

Rumlow依然不令人省心,但至少不会给大家增加多余的工作,偶尔,还会帮复仇者们处理一下平时的任务,他似乎融入了进去。

——————————————————————————

“你就不能帮我解开吗?”

某天,外面飘着小雨,Rumlow和Winter漫步在街上。

气氛一直是沉默的,直到Rumlow开口。

他举起一只手,用另一只手指了指手腕上的手铐,无奈的说,“这样不会显得奇怪?”

“我怕你逃跑……”Winter说道,他手上,令人意外的,举着那把熟悉的,曾经被遗忘的花雨伞。

伞下的另一人,当然是Rumlow。

“好吧”Rumlow耸耸肩,不语。

气氛再次沉默下来。

这次打破沉默的却是Winter。

“Rumlow……”

“……”名字的主人似乎不太愿意回应。

“我们该谈谈”

“你想谈点什么?Barnes”Rumlow的语气明显带着嘲讽。

“叫我Winter!”Winter有些着急,“你以前一直是这样叫的!”

“我不是以前的我了”Rumlow摸了摸自己的伤疤,接着自嘲道,“你,也不是以前的你了,更何况,Winter Soldier,只是个代号”他顿了顿,“那是武器的名字,你现在早就不是武器了不是吗?”

你美国队长的好友,你是二战时期的英雄,你是……你是Bucky Barnes 

“不,我是!”Winter吼了一声,然后意识到这里还是在大街上,于是压低了声音。

Rumlow一愣,只听对方接着说。

“Rumlow,我没有恢复全部的记忆,医生说我的记忆受到了过多的刺激,没法全部恢复……”

“那你一定很恨我咯”Rumlow打断了他的话。

“不!我不恨你,Rumlow,我爱你!”Winter皱了皱眉头,他没有意识到对方会这么想,“我不记得以前的我是怎样的人,但是记得在九头蛇的大部分事情,我知道你一直在照顾我,我知道……我都记得”

“是吗”Rumlow低下头,Winter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那又怎样?难不成你还会回九头蛇不成?”他用手比划着什么,“你还不是加入了复仇者?去帮你的好朋友,美国队长,去当个英雄,拯救世界?”

“Rumlow……”Winter停下了脚步,他直视着Rumlow。

他的目光依然一如既往的坚定,这一点似乎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会改变。 

雨,越下越大。

“我不会回九头蛇,这不一样……”

“当然一样”Rumlow似乎不屑一顾。

“我不是Winter Soldier”

“……”

“我是Steve的朋友,但我也是Winter,你的Winter。”

“My Winter?嗯哼?”Rumlow细细的念叨着这句话,“My Winter”

然后他突然拉过Winter的衣领,吻上了对方。

“!!”Winter一惊,还没来得及回应对方,就感觉到有点不对,他突然感觉视线模糊了起来,“Rumlow!你!”

伞,掉在了地上。

昏过去之前,Winter最后看见的事物,是对方丢掉手铐后那有些阴险的笑容。

和那声若有若无的“My”

——————————————————————————

Winter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被带回了复仇者大厦。

Steve告诉他Rumlow逃跑的消息,虽说他在昏过去的那一瞬间就知道了。

他有些生气,自己既然如此不小心,让Rumlow轻易逃走。

“Bucky?”Steve的呼唤传来,“神盾局已经拍特工在搜捕他了,你不用担心”

“不,Steve”Winter摇了摇头,“我不担心”他攥紧了手心,用的是那只机器臂。

“我会亲自找到他的,绝对”

——————————————————————————

与此同时,某地的某间小酒吧里,正在和特工队队员们一起庆祝逃跑成功的Rumlow——突然打了个喷嚏。

“队长你感冒了?”Rumlow看到他的队员们凑过来问。

“没有”Rumlow揉了揉鼻子,失笑的说,“大概是哪个混蛋想杀我了”

他举起酒杯,又喝了一大口酒,“我等着他来”

——————————————————————————

【彩蛋?】【并不是】

你们一定很好奇那把花雨伞的来历吧。

Rumlow才不会告诉你。

那把花雨伞是某次Winter和他执行任务时。

那天下雨,自己忘记带伞,Rumlow又不想淋雨。

他们只好跑到一个没人的木屋里躲雨。

那把伞?

哦,那是Winter拿了Rumlow的钱跑去买的。

Winter本来想抢的,不过被阻止了。

被太多人看到要一个个杀过去太麻烦。

可笑的事,Winter的品味让人惊叹。

Rumlow嘲笑了Winter买了的那把花雨伞,在任务结束后却没有扔掉,反而一直用了起来。

反正他也不会记得,Rumlow这样想。

现在?哦,那把花雨伞被放在了Winter的房间里,等着伞的原主人回来使用。

可能要等上一段时间了。

可我想伞不会介意。

评论(10)

热度(42)